曾被誉为“日漫药丸终结者”的网飞,如今正在被全网唱衰

因域名部分地区污染打不开,现更换新域名:zuisiji.top

用户已同步转移

01.“救世主”降临

“业界药丸”是日本动画从业者、爱好者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2015年,庵野秀明在某次采访中爆出了“业界还有5年就要完蛋”的相关言论,引起了动画相关人士的热议。而如今7年过去了,经历了缓慢的发展和疫情冲击,业界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震荡,并展现出了一些“药丸”的迹象。

据日本共同社公布的“日本动画协会《动画产业报告2021》”显示,日本动漫产业2020年销售额相较于2019,共下降了1.8%,产值同比下降3.5%,而这也是日本动漫产业近十年来的首次下滑。

除了苍白的数据,我们也确实能从这几年(2019-至今)的新番数量、质量当中察觉到业界的变化。

例如于2014年起开始播出的漫改动画系列《七大罪》,就以中上等的作画质量和跌宕起伏的剧情,一直被观众们津津乐道;然而动画第四季《愤怒的审判》的作画质量却出现了肉眼可见的崩坏…

由“型月之父”奈须蘑菇亲控脚本的《绝对魔兽战线》本是《FGO》第一部中最精彩的篇章之一,但动画中的一些关键集数,却在争议的脚本家小太刀右京的操刀之下,被改编得一塌糊涂,让观众不禁开始胡思乱想:日本业界已经开始放任让这种水平的脚本家左右动画了吗?

不过虽有质量不堪入目的个别动画存在,但也不是所有的动画都在印证那句“药丸”。

正相反,在业界整体正处瓶颈期、疫情冲击的当时,《鬼灭之刃》、《巨人》、《无职转生》都用自身的优异表现向观众证明业界里还是有一群锲而不舍的动画人,正用画笔编织这精彩纷呈的“异世界”。

而在这其中,更有《攻壳机动队 SAC_2045》、《机动奥特曼系列》、《JOJO 石之海》等大IP不断带给观众惊喜。在烂作佳作交替的情况下,业界离药丸其实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至少表面是如此。

事实上,庵野秀明在后来提到,他所谓的“业界药丸说”并不是指日本动画业界消失;而从业界严峻的现状中我们也可以揣摩出痞子的大意应该是动画制作公司难以实现盈利。

而连生存都无法保证的情况下,又怎能创作出扣人心弦的动画呢?

也许有,但终究还只是少数,由于时至今日,动画业界仍沿用着一套不适应新时代的创作流程和薪资制度,使得动画公司投入的各方成本都远大于收益。

不过幸运的是,在业界嚷嚷着“药丸”的时候,“救世主”网飞从天而降,掏出自己的钱包,慷慨地进军日本,购买了一部又一部动画的独播权,救动画制作公司于危难之间(直白来讲,网飞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正常的商业行为)。

上述提到的不少动画,其实都有网飞的介入。

有了网飞的资本介入,乃至成为甲方,很多动画制作公司的收入都有了一定的保障,从而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资金短缺的问题,将更多的余力放在创作上。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流媒体成为全球观众观影的主要途径之一,此时掌握着大量动画版权的网飞自然是赚得盆满钵满。

据网飞公布的《2020年第二期决算报告》显示,网飞第一季度新增的收费会员数激增1577万人,截止2020年7月,网飞在全球范围内的会员合集超1亿9300万人。相当于每78人当中,就有一个人是网飞会员,且这还是在不算中国大陆市场的前提下。

(至于为什么不算,懂得都懂…)

然而网飞这样“稳赚不赔”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就在刚过去的2022年第一季度,网飞的收入、利润、订阅用户等关键财务指标均不及他们预期。

据官方公布的财报显示,网飞第一季度的营收为78.7亿美元,虽同比增长9.8%,但低于预期值79.3亿美元;而净利润则下滑6.4%至16亿美元,其订阅用户也减少20万。按这样的趋势,网飞预计2022年第二季度全球付费用户将减少200万。

不过更骇人的数据还在这里,受这些降幅的影响,网飞股价在盘后交易中暴跌超过 25%,按照上一个交易日收盘时的情况 1550 亿美元市值计算,网飞几个小时内跌去超过 380 亿美元。

美元…还上百亿,这一天文数字足以压垮全球99%的公司,亏网飞是全球流媒体巨头,还没有之一,否则这样的亏损立马能让它退出历史舞台。

显然这一系列的数据表明,网飞正处于动荡时期,而这也必定会影响到其对日本动画的投资策略。如果“救世主”自己都不行了,那日本动画业界的“药丸”趋势会加速吗?

02.业界完不完,网飞说了算?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还得先说说网飞在这些年来是如何影响日本动画业界的。

2015年9月,创立了18年之久的网飞终于宣布进军日本,开始大批量地购买日本动画的播放权,乃至全球独播权,《龙珠》、《火影忍者》、《魔法少女小圆》、《一拳超人》等经典人气动画,都被网飞一手拿获。

除此之外,网飞也会买断新番,拥有其全球配信权,即在一定时间内,这些动画不能在网飞以外的平台进行播放,否则将会被视为侵权。

例如扳机社的《小魔女学院》和京阿尼的《紫罗兰的永恒花园》的配信权,实则都在网飞手上,而国内的视频平台若想购买这些作品的版权,就需要与网飞进行洽谈,而非日方的制作委员会。

只是由于网飞实行的会员模式为“包月付费”,而日漫新番的播出方式多为一周一更,这就意味着很多时候会员花一个月的钱购买服务,却只能看4~5集新番,这对于不熟悉日漫更新方式的非动画爱好者而言,可谓是一种“亏本买卖”。这也导致网飞在投资初期,并没有获得与预期相符的回报,而后经过一番摸索,他们才决定改变战略:对经典IP进行重置、与动画公司合作,共同打造原创IP。

网飞与I.G、骨头社等动画制作公司签订“全面项目合作合同”,对制造公司进行投资。动画完成后,网飞只拿下动画的播放权,其余的利益生产链条,如BD/DVD、CD、周边等收益,则按制作委员会制度分配。

跳过了制作委员会,制作公司能够稳定维持因此制作公司能够获得更充足的创作资金,掌握创作的主导权,组建、培养稳定的动画制作团队,创作更多优秀的动画作品。

于是乎,网飞投资制作了怪兽特摄片的鼻祖《哥斯拉系列》的第30作《哥斯拉三部曲》;

于1972年播出的经典动画《恶魔人》在2018年的时候被重制为《恶魔人 Crybaby》,且由网飞全球独家一次性全发布;《机动奥特曼》系列的背后也有网飞的参与。

当然,还有《A.I.C.O.Incarnation》《B:The Beginning》《Perfect Bones》等一系列原创动画也是有网飞的投资。

由此看来,网飞的参与似乎能将动画业界引向更为良性的方向发展,然而事实上,动画的播放权是由网飞直接购买,无论社会的反响如何,网飞都按照事先制定好的价格支付。如果这部动画大火,掌握着播放权的网飞自然是能够腰缠万贯,但这一切的收益,都与制作公司无关。

同时,为了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很多时候网飞都采用独播的形式吸引观众购买他们的服务,这也意味着动画在流媒体平台上的传播途径被禁锢在一条道上。如果大众都不知动画的表现如何,那谈何去购买相关的衍生商品呢?

有业界人士就坦言,由于网飞限制了播放渠道,导致了一些优秀动画难以在中国大陆和日本这两个大市场传播(网飞不仅独占动画的播放权,甚至能限制动画在日本的播放权),使得这些动画的商业价值无法在这两地实现。

例如因为规定《卡罗尔与星期二》只能在网飞与一家日本电视台上进行播出,这就使得观众收看的渠道减少,动画无法更好地进行推广。

(《卡罗尔与星期二》的相关访谈)

此外,由于网飞面向的是全球市场,因此网飞投资的动画多为机甲、战斗、魔法等大众化,或者说更迎合欧美市场的题材,而那些展现细腻情感的恋爱、校园、治愈等日式风格强烈的动画,则很少涉足。

因此,虽说网飞不会对动画剧本提过多的要求,但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动画的发展方向。

综上所述,网飞的介入,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着动画业界,让动画制作公司无需过度依赖制作委员会制度,拓宽收入渠道,得到相对自由的创作空间;但在另一方面,网飞与制作公司的关系终究只是一种商业合作的关系,网飞看重的只是动画为自己带来的商业价值,制作公司要想稳定发展,还需要开辟出符合当下市场的创作流程和薪资制度。

因此网飞的“救世主”身份只是一时,不可能当一世,更何况在订阅数负增长、股价大跌的情况下,网飞还需要先保全自己。

2020年,由于疫情的突至,线上观影成了全球网友的主要观影方式,而网飞也抓紧机遇收获了一大批付费会员。

但随着一些国家和地区放宽了疫情管控措施,线下观影正逐步恢复,影视剧也不再是为数不多的娱乐手段,人们正在回归原来生活轨迹的路上。

此外战争冲突引发的全球经济紧张、通货膨胀严重,导致欧美各国消费者的生活成本上涨,为了减少开支,相当一部分人选择暂停流媒体平台的会员服务。

非常不巧的是,在这一系列外因爆发前的1月14日,网飞宣布提高北美地区的订阅价格,这一涨价虽为北美地区增加了近18万的营收额,但也使得60万的用户选择停止订阅网飞的会员服务。

而据美国CNN报道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2022年第一季度,英国消费者取消了约 150 万个视频订阅账户,其中就包括网飞的会员服务;此外,在参与调查的用户当中,有38%的人表示在未来三个月内有取消订阅付费视频账户的打算,这也印证了网飞对第二季度全球付费用户将减少的猜想。

除此之外,苹果、亚马逊、迪士尼、HBO等公司也迅速抓住机遇,进入流媒体市场分一杯羹。在内忧外患的形势下,网飞不得不考虑引入订阅价格更低的广告计划,以及时止损。

市场经济存在滞后性,网飞这次的风波会对日本动画业界造成怎样的影响我们还不得而知。

但如果,业界能借此机会再摸索出一条改革的道路,那必定能为日本动画的持续且稳定的发展提供良好的支撑,而刚刚起步的中国动画业,也能从中汲取先进的经验,少走歪路。

03.最后

网飞给日本动画业界降下的援手更像是一个契机,让动画从业者、爱好者思考创作流程的利与弊。而幸运的是,已经有部分的动画人展开了力所能及的行动,正摸索着日本动画的发展前路。

《兽娘动物园1》的制片人福元庆匡就写了一本《成为动画制作人吧!》(原标题《做脚踏实地的梦》),从亲身经历详细描写了当前日本动画业界的困窘。

而他出版该书的目的之一,就是想借此引起外界对动画业界的关注,反思了日本传统动画制作模式的不足,让那些想要进入业界的年轻动画制作人有心理准备的同时,也能够怀着一颗改变业界的心面对工作中的种种难题。

(福元庆匡)

显然,无论是业界本身,还是改变的过程,都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网飞(另外还有中国)资本的投入让动画业界稍微远离一下“药丸”的结局,而这两者的变化也正倒逼着业界寻找新的方向。

不知在不久的将来,日本动画是否真的能找到一个适应新时代的发展道路,彻底摆脱要完的诅咒呢?

相信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因域名部分地区污染打不开,现更换新域名:zuisiji.top

用户已同步转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